麻豆传媒顾美玲写真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墨非和萧后。

两人顿时转头看去,只见祝玉妍这老妖精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。

萧后脸色立马红的滴血,她很清楚自己刚才在做什么,还没有他人的逼迫……

没有被人看到也就罢了,现在竟然被祝玉妍这个第三人看到。

简直羞死人了!

“我……我回寝宫了!”萧后羞得一把推开了墨非,然后捏着裙角,急急忙忙的跑开了。

墨非摸了摸鼻尖,也没有阻拦,毕竟来日方长嘛,肉烂在锅里,不急于这一时。

萧后已经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墨非转过身,面色如常的对着祝玉妍说道。

“啧啧!”祝玉妍迈着妖娆的步伐,走了进来,道:“好一个大隋陈世美,人家和凤儿姐妹俩,辛辛苦苦的侍奉,现在人家更是为了你的大业忙前忙后的,你呢?却在大隋皇宫之内,勾搭皇后娘娘,你对得起我和凤儿姐妹俩的付出吗?”

“哎!”祝玉妍语气变得哀婉起来:“人家也知道自己人老珠黄了,又比不得皇后娘娘身份尊贵,也就只有自怜自哀了。”

喜爱面包少女的早餐温馨甜蜜生活照

“还不是因为你和凤儿自己不争气?争风吃醋的时候,你最积极,但是你跪地叫爸爸的时候怎么就记不住呢?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和凤儿减轻负担。”墨非瞥了祝玉妍,道。

祝玉妍震惊了,墨非的无耻,还真是一次次的在刷新她的下限。

明明是你自己好色如命,连萧后这种刚刚死了丈夫的未亡人都不放过,现在竟然敢说是为了我和凤儿好?

太无耻了!

眼见祝玉妍还要说什么,墨非挥了挥手,打断了祝玉妍的话语,咳嗽一声,道:“好了,说正事吧!”

祝玉妍皱了皱小鼻子,冷哼一声,道:“虚行之和沈落雁已经到了。”

墨非很清楚自己的本事,他控制杨广,控制了宇文阀,也只能简单运用大隋残余的力量。

如果想要将大隋的价值个榨取干净,那就非得虚行之和沈落雁这种阴谋家才行。

术业有专攻嘛!

而竟陵方面的局势,也差不多稳定下来,交给李靖自个处理,问题也应该不大。

所以他就让祝玉妍将虚行之和沈落雁调了过来。

“他们两个人到了?”墨非点了点头,道:“带我去见他们吧。”

整个大隋皇宫,除了韦怜香的太监势力之外,祝玉妍也在不断抽调阴癸派的妖女,替换掉皇宫里面的宫女,从而帮助墨非完全掌握皇宫。

跟墨非相处了这么久,祝玉妍也算是大体摸清楚了墨非的性子。

墨非手中很多东西,如果你处心积虑的去谋求,那么墨非只会冷眼旁观,离你越来越远,不会对你有丝毫亲近之意。

而只要你付出了东西,不跟他玩阴谋算计,那他玩着高兴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价值更高的东西。

因而祝玉妍对帮助墨非掌控隋宫这件事,自觉的就尽心尽力,哪怕会为之打破阴癸派不少谋划。

所以现在的皇宫,祝玉妍简直可以当做自己家一样,轻而易举的就带着虚行之和沈落雁进入了皇宫之中。

事实上,外界也的确有了不少对皇宫大内的怀疑。

有不少人已经想要悄悄潜入皇宫,探查情况,可是墨非和祝玉妍怎么会让他们轻易进入皇宫呢?

在古代世界,愚忠之人的固执和倔强是后世之人难以想象的,披着杨广的皮,能够为将来的事情许多便利,墨非可不想那么简单就被他们给拆穿。

得不到皇宫内的具体情况,某些人投鼠忌器,也就不得不默认的现况。

毕竟有心平叛的杨广,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?

总比以前的杨广坐着等死强得多!

“行之,落雁,你们俩来了。”墨非很是热情的招呼虚行之和沈落雁。

这么久不见,他还真有些想她们,嗯,主要是想虚行之这个宝贝徒弟,可不是沈落雁这个蛇蝎美人。

“见过师尊!”虚行之行礼道。

“见过主公!”沈落雁行礼道。

“不必多礼,不必多礼。”墨非笑呵呵的招呼两人落座,道:“坐下说话。”

虚行之和沈落雁刚刚坐定,墨非抬手一挥,一具尸体出现在了厅堂之上。

边不负的尸体站立着,还保留着生前的模样,连表情都是栩栩如生。

其实有人去触摸边不负的尸体就能发现,还有体温呢!

由空间戒指保存的尸体,一切特征都还停留在被杀的时刻,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“当初我答应过你,会替你宰了边不负,现在我兑现了。”墨非看着虚行之,笑着指了指边不负的尸体。

“弟子明白!”虚行之看着边不负的尸体,面色无比复杂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在师尊前往巴蜀的时候,弟子就已经听说了边不负伏诛的消息。”虚行之重新站了起来,给墨非施了一道礼,腰部和身体呈现九十度弯曲,可谓是恭敬到了极点:“多谢师尊为弟子报仇雪恨!”

见虚行之这么懂事,墨非脸上的笑容更盛了,道:“都是自家人,还说什么客套话。”

边不负的事情暂时略去不言,墨非给沈落雁和虚行之好好聊了聊现在的情况。

包括他可以让杨广百分百的执行他的命令,甚至只要他想,他还可以随意控制大隋朝堂之中的朝臣为己用,只不过人会和普通人有些区别,显得刻板、僵硬,不似普通人的灵醒。

双方之间谈了不少事情,也做出了种种计划,不过暂时不宜大动干戈,得等宇文成都讨伐李子通获胜归来之后再说。

墨非最后还留了虚行之和沈落雁一顿宴席,虚行之和沈落雁方才告退。

“行之你就先自己下去吧,落雁留下,我有些特殊的吩咐要交代。”墨非咳嗽道。

虚行之目光古怪的看了沈落雁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,带着边不负的尸体就离开。

师尊的事情,哪怕再离谱也显然不是他这个当弟子应该参与的。

“主公找落雁还有什么吩咐?”沈落雁笑语盈盈的看着墨非。

在沈落雁的眼神之中,墨非看出了戏谑之色,但是墨非脸皮多厚啊,浑然没事人一样的笑着说道:“我就是想听听落雁对天下如今局势有没有什么新的看法。”

昔日墨非帮助飞马牧场大败李天凡率领的瓦岗军,又随后让李靖带领竟陵守军大败江淮军杜伏威,时间间隔太少,墨非就不耐烦祝玉妍获取道心种魔的进展,亲自动身去拿邪帝舍利,以求道心种魔。

毕竟道心种魔是墨非来大唐世界的第一目的。

就是由于时间太短,导致墨非对沈落雁的功率度太低。

现在墨非已经获得了道心种魔,又获得了邪帝舍利,还有不死印法、幻魔身法、换日**等等物品,如今仅剩下了战神殿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,以及掌控大唐世界的诱惑,其他的很少还有什么能够入墨非的眼了。

因此墨非现在的闲暇时间非常多,又有祖窍之中魔种的影响,这让墨非很自然的就将攻略沈落雁的计划提上了日程。

实际上墨非让虚行之一个人作为智囊来江都,辅佐他超强的武力值,以及神乎其神的科技手段,就足以镇压一切。

让沈落雁来,不过是为了更方便……

墨非举着一杯皇宫窖藏的美酒,至唇边,看向沈落雁。

一头飘逸的长发如瀑布般随肩倾泄,一张宜喜宜嗔的脸蛋映入眼帘。

浓淡适宜的黛眉,秋水般的大眼睛,那细密微翘的睫毛将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衬托得无比妩媚,眼波流转间,灵动至极。

那挺直的瑶鼻就如精雕玉琢一般的精致,湿湿柔柔的红唇散发出淡淡的光泽,给人有种一亲方泽的冲动。

这张丽质天生,未施任何粉黛的脸蛋当真是清秀到极致,美到极致!

沈落雁,沈落雁,这个名字取得果真巧妙,果然为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!

听了墨非的话,沈落雁沉吟良久,道:“既然主公如此问了,落雁倒还真有个不成熟的问题。”

“请说。”墨非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。

“我听说主公有心扶持海沙帮的帮主寇仲坐上皇位?”沈落雁试探着问道。

“不错!”墨非点了点头,道:“寇仲算是我开山大弟子,胸中又素有大志,我准备扶持寇仲打天下。飞马牧场、竟陵、海沙帮、江都,都是给寇仲的一份份产业。”

沈落雁沉默了好一会儿,道:“恕落雁直言,主公此举何其不智!自古以来,争霸天下的道路无不铺满了尸山骸骨,走向无上至尊的道路,都是由白骨铺出来的。主公乃天外之人,可是既然主公为了谋夺天下,已经在这个世界布置了不少东西,那我相信主公必定所图非小!然而到了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候,竟然拱手让人?我不知道主公谋划到底所何,可是人心思变,权力是最难过腐蚀一个人意志的东西,到了主公需要的时候,寇仲真能按照主公的意志行事?”

墨非笑了笑,道:“寇仲的性情我十分了解,他不是落雁寻常所见狼心狗肺之流,实乃重情重义之人。我对他的恩情,他只会选择十倍百倍报之,而不会选择违逆。我知道人性复杂,不能简单以善恶论述普通人,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极少数不可叵测的善义之人,寇仲绝对是那种少之又少的恩信中人!”

墨非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语气转而淡淡的,说道:“而如果我握有随时斩杀寇仲的力量,即使他被权力腐蚀了,又如何敢于背叛我?权力的确是有腐蚀任何人的可能,但是被腐蚀了的人,一定不会再有不怕死的骨气,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,他照样得在我跟前低服做小。”

“主公,帐可不是这么算的!”沈落雁道:“有些事情……”

“行了!”墨非摆了摆手,打断了沈落雁所言,道:“就我的性格、所学,就不适合当皇帝,寇仲远比我更适合怎么当一个合格的皇帝。再者说,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世界。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,一个长期不能待在皇宫的皇帝,算怎么回事!”

“主公请听落雁……”

“落雁你就不要撺掇我了!”墨非无奈说道:“如果你实在不想在寇仲手下做事,那么我允你独立成军,独立在寇仲的编制之外,好好玩耍一番。等将来天下平定,不好玩了,就去找个好人嫁了,生儿育女。”

沈落雁眼眸之中闪现深深的不敢之色,却又被她渐渐敛收眼底,见之不到。

“既然主公早有打算,那落雁就不在多言了。”沈落雁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墨非眨了眨眼睛,道:“不过我都说过多少遍了,落雁你不用称我为主公,我听着怪别扭的。”

当初墨非收服沈落雁,是跟沈落雁谈了条件的,那就是墨非必须无条件释放李密的独子李天凡,换取她改换门庭,投入墨非麾下的交易。

在墨非眼力,哪怕不算沈落雁的相貌,她的价值也不是十个八个李天凡能够比得上的。

所以墨非就给商秀珣写了一封书信,让其放掉李天凡。

整个瓦岗军入侵都是墨非帮忙给打败的,商秀珣自然不可能不给墨非这个面子,就放了李天凡。

由此,沈落雁归心,称墨非主公。

“那我应该称呼什么?”这个问题墨非都提过好几次了,沈落雁也不好无视了。

“你可以叫我墨非啊,我没有意见。”墨非耸了耸肩,道:“如果实在要用尊称,称呼我为公子,也比主公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好得多。”

“那我以后就称呼公子你为公子。”沈落雁斟酌了一下,还是觉得直呼墨非的名字不太好。

墨非接下来也没有过多做什么,平白降低自己的格调,就是跟沈落雁不停扯些奇闻轶事,九州海外的风景,引起沈落雁的好奇心,与墨非攀谈。

沈落雁看着侃侃而谈的墨非,蓦然觉得,他,其实也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啊!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