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线路

东荒神霄圣地,圣子峰。

张云曦傲立于峰顶,遥遥望着北方。

在她的头顶上悬浮着一枚璀璨金丹,俨然已经九转。

作为最先获得混元神雷本源的几个人之一,张云曦本就占尽优势。

再加上沈天带来的庞大压力,让张云曦心中提升实力的念头前所未有得强烈。

至于沈天为什么会给她带来那么大的压力?

看看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就知道了,觊觎师弟的妖艳贱货实在太多。

尤其是某条一万多岁的龙女,天赋实力颜值都太强!

站在敖冰面前,张云曦很难没有压力。

沈天远赴北海的这几个月里,张云曦一直都在苦修。

终于,她成功完成金丹第九转,成为东荒天赋最强的几位佼佼者之一。

再辅以《神霄雷帝经》和混元神雷,张云曦的真实战斗力几乎能比肩金丹十转强者。

清纯小娇娃的洁白世界

若是再评金丹榜,她能轻易排入前三之列!

这还是这代天骄含金量太高的原因,天镇压所有人。

若换成十年前的金丹榜,张云曦几乎可以轻易问鼎榜首之位。

以张云曦如今的实力,称她为东荒最强天骄圣女,毫不夸张!

“师弟离开的第二个月,我成功完成金丹第九转。”

“师弟离开的第三个月,大师兄成功碎丹结婴,成就尊者位。”

“师弟离开的第五个月,兄长也成功完成金丹第九转,练成阳雷神体。”

“而整个神霄圣地也在阴阳雷爆符的支持下,基层弟子实力变强,历练收获大增。”

“师弟,正如当初你刚拜入神霄圣地时所言:你愿这圣地,人人如龙!”

“如今圣地的一切安好,而你在北海历练,如今过得还好吗?”

“那个叫敖冰的老龙女,有没有让她的族人为难你?”

……

神霄圣女张云曦,是远近闻名的冰山美人。

寻常天骄在她面前,连让她多看一眼,都如同奢望。

然而此时她却心心念念着一名男子,甚至顾盼间都有些幽怨。

在悬崖下方,是一群天眷组织核心成员,被沈天特许搬到圣子峰修炼。

嗯,韭菜当然要就近养殖。

众人望着那独立于悬崖巅峰,显得有些形单影只的少女背影,一时间都有些唏嘘和感叹。

他们自然知道圣女每天盘坐在圣子峰上修行是为什么,无非是等圣子天师归来。

而想念圣子的人,也并不只有她一个。

桂公公身穿大红色长袍,修为相比拜入圣地前,增长很明显。

经过龙血草、涅槃圣液等精品灵药易经洗髓,再加上《向日魔典》这惊世奇书,桂公公和秦高都先后成功结丹。

而且纵使在金丹期的修士中,二人修为也绝不算弱,属于攻杀极为强势的翘楚。

这种实力,是桂公公当年在大炎国皇宫中,做梦也不敢想的。

“殿下前往北海去了六个月,圣女便在这圣子峰最高峰坐悟修炼了六个月,实在是情深义重。”

望着张云曦的身影,桂公公喃喃自语:“娘娘若是知道有女子如此痴心于殿下,也可以含笑九泉了。”

秦高缓缓点头:“桂伯说得对啊!”

赵昊身背一柄长剑,周身笼罩在赤色电光中。

他最近修炼《乾阳剑经》有成,修为大进一举破入金丹之境。

此时甚至有些难以操控暴涨的实力,周身缭绕着璀璨而浓郁的南明离火。

拥有异火的他,实力丝毫不在桂公公和秦高之下,底蕴甚至比桂公公而秦高更深。

只要给他足够时间,他甚至有希望将《乾阳剑经》和《五雷正天诀》融合,走出自己的路。

届时登临东荒金丹榜前十之位,成为神霄圣地又一匹黑马级天骄,也不是不可能。

甚至现在的神霄圣地长老中,已经有人戏称,神霄圣地的五天骄凑齐了。

青龙张云霆、白虎张云曦、麒麟方常、朱雀赵昊……

至于玄武嘛!

一开始内定沈天,毕竟沈天刚拜入神霄圣地时,体内便有一元重水本源。

而且沈天修行《壬水玄武神雷》时,就跟修炼本命神通似的,顺得简直不能再顺。

甚至就连神霄圣主也很看好沈天,不惜赐下玄武甲和玄武盔两件防御装。

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,沈天的气运跟开挂似的,短短几个月居然把五行奇物直接凑齐。

更惊世骇俗的是,沈天区区一个金丹期修士,竟能将五行奇物融于一体。

这么疯狂的举动即便是圣者尝试,都绝对会自爆而死。

然而,沈天就这样硬生生地成功了。

因此区区‘玄武’的称号,已经根本配不上神霄圣子。

他的生命力,远不是玄武可以比的。

……

大地在轻轻震动,一个足有数丈高的钢铁傀儡缓缓走来。

它通体由灵铁矿所铸成,极为昂贵,甚至就连许多灵器与之相比,也要被秒杀。

在这钢铁傀儡身后,背着一根足有数丈长的空心铁柱,上面铭刻着各种玄妙无比的纹络图案。

而在钢铁傀儡的腰部,系着一枚又一枚人头大小的银色铁球,散发着森寒光泽。

隆~

钢铁傀儡的头部缓缓裂开,露出一张清秀俊美的脸。

他头上长着金色的头发,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,显得分外华美。

这是个罕见的美男子,唯一让人觉得有些古怪的是阳刚之气稍逊,甚至带着些魅意。

清秀瘦弱的躯体和庞大坚硬的钢铁战甲,俨然形成无比鲜明的对比。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

“圣子师兄还没回来吗?”

秦云迪眯着眼睛,微笑道:“这几个月我全力研究千机殿中的传承,结合‘阴阳雷爆法则’的进阶研究,终于把师兄口中的所谓‘机甲’造出来。”

“母尊在这机甲上铭刻‘探查’‘防御’‘飞行’‘追踪’等许多阵法,而且还搭配上最强大的混元雷霆炮。”

“虽然这机甲还不足以与千机殿里最强大的那些傀儡比,但我感觉到它拥有极大潜力。”

“如果能得到圣子师兄指点,我一定能尽快将‘机甲’之道完善!”

“哎,圣子师兄不在的第六个月,想他!”

……

是啊,想他!

沈天在神霄圣地这几个月里,替圣地收获大机缘就几乎没停过。

什么雷爆符、战神塔、缚仙藤、龙血草,无一不让神霄圣地核心弟子的竞争力成倍增长。

加上沈天临走前传授秦云迪的‘风力发电机’‘水力发电机’,借助着无处不在的风水之力,竟能源源不断地制造出雷电之力。

随着越来越多发电机制造出来,神霄圣地对修炼消耗灵石的需求大幅度地削减。

修炼更节能,代表着能省出更多的灵石来做其他事,比如勾栏听曲……

呸呸呸,比如用来购买炼器、炼丹材料,研究阵法等。

总之,神霄圣地一万年来就从未如此繁荣兴盛过,每一天都在变强。

而这一切,都是新任圣子带给大家的。

往常沈天在神霄圣地的时候,众人还没什么感觉。

可是现在沈天千万北海历练,顿时所有人都思念起他来。

尤其是天眷组织的那些人,此时简直是望穿秋水。

天师在北海吃得怎么样?穿得怎么样?有没有水土不服饿着冻着?

北海的那些妖精不识礼数,会不会冲撞了天师,能不能把天师的仙屁拍舒服?

听说云风师兄将大量经验都传授给了北海的银章公子,那八爪鱼手多,不会青出于蓝吧!

要是圣子天师在北海,被拍仙屁拍得太高兴,不愿意回来怎么办?

要是龙族强留下天师做女婿,不让他回来怎么办?

神霄圣地,离不开圣子殿下啊!

……

如果挂念是有形的话,此时沈天可能已经被缠成毛线球。

只可惜思念无形,所以哪怕神霄众弟子再舍不得,也只能默默地等待沈天归来。

“大消息,大消息,惊天大消息!”

圣子峰下陡然出现一道人影,御剑直射圣子峰顶。

此人赫然正是神霄百晓生李云风,却见他满脸兴奋和激动之色:“北海有大消息!”

北海?

天眷组织的核心成员,全都站起身来:“是天师/圣子师兄/殿下有消息了吗?”

李云风喝了口水,正打算卖个关子。

忽然,他背后一凉,转过身来却见那圣子峰巅的倩影正在缓缓落下。

张云曦盯着李云风:“师弟,有什么消息?”

李云风打个寒颤,连忙以最快速度道:“我听北海的朋友说,北海沉没数万载的瀛洲岛重见天日。”

“其上有烈焰焚天,神鸟长鸣,大道之音响彻,疑似八万年前的金乌大帝墓出世。”

张云曦目光微凝:“金乌大帝墓?”

李云风点头:“帝墓出世非同小可,整个五域都会因此牵动。”

“而且帝墓中一般都蕴含天大机缘,除核心处凶险莫测外,外围会给后世有缘人留不少传承、宝物。”

“有时候修为并不代表一切,气运和福缘才是关键,大气运者甚至可能得大帝真传。

“不出意外的话,圣主应该很快就会传讯,带我们一起前往北海。”

……

随着李云风开口解释,张云曦的目光越来越璀璨。

混沌海域是北海各族的核心禁地,纵使是她也没有资格进入。

但瀛洲岛上的金乌大帝墓不同,那是足以牵动整个五域大势力的秘境。

纵使北海妖族再霸道,也不可能独吞这些造化,至少要拉拢一批圣地合作开发。

而跟北海黑龙岛处于‘蜜月期’的神霄圣地,自然在这邀请名单中,势必会被邀请联手。

到时候,神霄圣主肯定会戴上方常、张云霆和张云曦等人,毕竟他们气运很高。

至于沈天,也大概率会被龙族的人叫上。

因为混沌海域开放半年后,外围大部分的海岛都已经被搜刮。

而内围的那些海岛,谁也不知道花多久时间才能找到一座,更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开启。

即便真的开启进入其中,也很可能只是座荒岛,除了些普通灵草外毫无机缘。

相比之下,自然是金乌大帝的墓穴中机缘和宝藏更加诱人。

以沈天如今展露出的气运来看,他如果前往金乌大帝墓历练,绝对独占头筹。

如果气运大爆发,获得金乌大帝陪葬帝兵认可,让圣地多出一柄无上帝兵都不是不可能!

更重要的是,如果沈天也前往瀛洲岛上探险,那……

那他们,就能提前跟沈天汇合了!

一想到这里,张云曦目光就变得分外炙热。

背后长剑倏然出鞘,刹那间银白雷光如银龙般璀璨。

张云曦脚踏飞剑划破苍穹,化作一道残影朝着圣主峰上飞去。

……

话分两头,龙神岛上。

沈天还在与悟道茶树射出的银色茶叶对战。

这些银色茶叶极为不凡,每片茶叶都代表着一种修仙大道。

与它们战斗,就如同与上古时期那些绝世天骄战斗,以自身道与对方道抗衡。

黄金大钟、无上仙剑、黑色魔斧、染血青铜鼎、龟裂碧金塔……

每种攻击都蕴含着无穷奥妙,阐述着那些上古时期称霸一时的无上法,让齐少玄等人看得啧啧称奇。

坦白说,这些茶叶形成的攻势绝对超凡。

即便是许多天尊甚至圣者对法则的领悟,也未必比这些茶叶上阐述的更深刻。

只可惜不知道是不是被限于某种规则,这些茶叶在面对沈天时,只能施展对应金身期的战斗力。

因此虽然攻势奥妙莫测,但面对着沈天的‘一力降十会’,皆为虚妄。

沈天周身被金色的‘神霄五雷甲’包裹,双手缚仙藤宛如两根披靡长鞭,背后神翼扇动。

他纵横于那些银色茶叶中,每鞭抽出必然会将一片银色悟道茶叶抽落。

一片

两片

三片

……

十片

二十片

三十片

……

很快,那满天银色茶叶被沈天扫荡一空。

各种形状各种神纹,随便数数就有百八十片以上。

这绝对是一笔可怕的财富,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得怀疑人生。

事实上,那株悟道茶树都已经怀疑树生,此时下潜的速度变得更快。

咻~

那百八十片银色茶叶,给悟道茶树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。

当沈天收完所有茶叶,茶树已经彻底沉入冰川。

看着那光秃秃的冰川,沈天叹了口气:“还是没赶上吗?”

那颗悟道茶树最顶端的茶叶,也让沈天体内涌现出强烈的渴望感觉。

就这样错过,还真有些舍不得呢!

……

忽然,沈天仿佛想到什么,咧着嘴笑了。

差点忘记,沈某也会遁地啊!

茶茶,本圣子来啦!